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zhifashicai.com/,欧洲杯

今年欧洲杯以来,官渡公安分局网监大队在工作中获得线索:昆明市内有人频繁登陆境外的赌球网站,民警怀疑是利用网络进行足球比赛赌博活动,而且有大量资金通过该网站流向境外。当时正值欧洲杯足球赛如火如荼之时,网监部门立即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。民警经侦查发现开设网络赌球的网站都是设在境外,其在国内的总代理隐匿得很深,难觅行踪,而网络赌球存在于虚拟世界,证据难寻。起初,专案组仅查获了10多名参赌人员,办理了10余件赌博案件,但民警断定赌博人员背后藏匿着一个赌博团伙(“球庄”)。

经过两个月的侦查,专案组对赌博人员进行跟踪蹲点守候,掌握了赌球“球庄”的活动规律,并摸清了赌球网络的上线。这是一个企业化运作的网络赌球团伙,其核心层是几名股东,围绕核心层的是各级总代理、代理商,然后才是会员。几年前,他们纠集在一起,与国外的赌博网站建立的“业务”关系后,在市内开展“网络赌博业务”。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正当职业,甚至连电脑是怎么回事都不懂。但他们警惕性很高,稍有不慎就可能打草惊蛇。

掌握相关证据后,民警周密部署一举抓获30余名嫌疑人,并缴获独资人民币350余万元及用于网络赌球的各式电脑20余台。民警介绍,这个团伙已经发展了数千赌民,在被捕前几个月,几个核心成员每次分红都是上百万元。从收缴的账本初步估算,仅在今年欧洲杯期间,从该赌博团伙流出国外的涉及赌资就达1.4亿元人民币。目前,3名违法嫌疑人已被依法行政拘留,1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,6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逮捕。

警方介绍,近年来,一些不法分子通过与美国、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赌博公司,通过互联网等形式联系“代理商”事宜,然后建立组织结构严密的赌博团伙,再引诱好赌和意志比较薄弱的人参与到这种赌博中去,以牟取巨额暴利。

整个赌球“球庄”组织十分严密,结构就像传销,是一个邪恶的“金字塔”。塔的最顶端是建立网站的博彩公司,即“大庄家”,国内代理分为“总代理”、“代理商”、“小球代理商”以及最底层的“接单人”共5个等级。盘口就是由“大庄家”给每一级代理开出的专门用于上赌博网站的帐号,一级代理再发放不同的帐号给二级代理,以此类推,由“上线”发展“下线”,再由“下线”往下发展“下线”。他们通过网络,取得赌球资料,层层下发到各个“下线”,而大小庄家通过给下线%的抽头钱为利诱,层层网罗“下线”赌徒。

在方式上,参与赌博人员可以使用分配给的专门帐号和密码直接进行赌博,没有代理提供的上网账号和密码的赌博人员,也可以与代理商联系,获取网站的球赛及赔率进行投注赌博。另外,网络赌球是在网上下注,只需要在网上点击一下完成操作,而输赢资金则是以现金交易的方式进行。从运作上来看,该赌球“球庄”一般是一有赛事,公司就会在网站上发布赌博赔率,代理商开始接受会员投注,比赛结束后进行结算,多的时候一周能有近100场次。

网络赌球为什么有这么大的“魔力”?警方介绍,网上赌球只要有一部可以上网的电脑,甚至有一台手提电脑,随时随地便能完成,隐蔽性及灵活性,使赌徒趋之若鹜。在网络上赌球,不像传统的赌博,赌徒不用聚在一起,很多赌徒认为这样既不浪费时间,又不用担心被警方抓到。另外,网络赌球的赌注从几百元到几十万元不等。参赌者一开始往往小输小赢,随后则急于翻本,越赌越大,最终深陷泥潭无法自拔。

天下的赌徒都是“一般黑”,都幻想一夜暴富,可事实上,暴富的只能是设局者。民警介绍,在网络赌球“金字塔”结构中的下级平台,根本看不到上级平台的情况,而上一级平台总是能够监控到本级以下整个平台的情况,如下级代理的全部投注情况、人员的具体信息等。而正因为这样,“大庄家”能轻而易举地开出利己的盘口、赔率等。因此,“大庄家”牟取了巨额利润,而最终输钱的肯定是处在底端的参赌者。

在获利上,网络赌球“球庄”和其他种类的赌博庄家一样永远赢钱,而抽“水”钱是该“球庄”赢钱的法宝,任何一个参赌者都玩不过庄家。表面看起来,“球庄”从不作弊:给赌博者透明的盘口、公平的机会、让赌博者自由选择。“球庄”从未想着通赢或通吃,而渴望的是参赌者不停地赌下去,并且有输有赢,因为,“球庄”真正看上的就是那份“水”钱。例如:一位参赌人员第一天按盘口是0.8的“水”赌一场球,若下注五万输了,第二天同样按盘口0.8的“水”下五万,若赢了却只拿回4万元。很明显,同样的输赢关系,但其中一万并不是“人间蒸发”了,而是到了“球庄”的手中。因为“球庄”由于上一级的代理可以在网上看到下一级代理接受的全部投注情况,下级代理无法瞒骗总收入,该“球庄”三个级别的代理均是通过从各自的总流水中抽取一定比例来获利的,“抽水”比例一般在1%以下。因此,由于有一定的赔率,无论比赛的输赢,“球庄”都可以获得20%的利润。对于“球庄”来说,这是一场包赢不输的游戏。

网监民警所办理的该类案件中,参与网络赌球者中,有铁杆球迷,有一般爱好者,白领、私企业主也越来越多。有一些参赌着根本不懂足球,正因为参赌方式简单而参与其中,有不少人是被朋友带进来,还有人抱着侥幸心理试试运气。长此以往,因为娱乐和寻求刺激的心理,很多人都从小打小闹开始,最终越陷越深而无法自拔。

小Y,在一家酒店里打工,他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,工作能吃苦耐劳,经常加班扑在业务工作上。为能多省点钱,他夏天睡办公室,从来不买饮料喝。领导很赏识他,升他为酒店业务骨干。2006年,他和同在酒店工作的一女子相恋,并在西山区当了上门女婿。原本全家过着和睦、滋润的日子,但从2007年开始,他迷上了网络赌球,几年来积攒的8万元全输了,还欠下7万元的债务,家庭生活闹得一团糟。

妻子怀孕后他还不收手,仍想最后一搏扳回老本。直到他被民警查获,挺着大肚子的妻子来看他,伤心的她在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,差点失去两人爱的“结晶”。

大S是建筑工程公司老板,经过十年奋斗,他积累了上千万元的资产。他承担的两个主要项目,每年收入至少在上百万。但自他开始参与网络赌球后,便越陷越深,上千万的资产就在2006年世界杯时输得精光。父母、妻儿全力劝阻,但他都听不进去,项目赚来的钱全部被他挥霍于赌球。最终,家人放弃了他,儿子也于其脱离了离父子关系。他过上了单身汉的日子,不但没有反省,按他的话讲,“少了旁人的监视,没有了以往的胆战心惊,赌起来顺手多了。”

小S的家庭条件很好,大学毕业后就在父亲的房地产公司上班,年收入也十分可观。自2006年世界杯开赛以来,他无意中参与了赌球,起初只抱着玩玩的心态,但赌球的刺激让他逐渐堕入深渊,失去了理智。

他把父亲交给他的48万元工程款当赌资全部输光,心有不甘的他总抱着“扳本”的念头,于是不断地赌、不断地输钱,越输就越想赢。最终,他完全陷进去停不了手,还变本加厉把自己的积蓄和父亲公司的资产近100万输光,还欠债120万。

父亲得知消息后被他气得住进医院,而欠下的债也只能通过卖车、抵押两套房子贷款来还清。

民警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发现,很多赌球者并没有意识到自身行为已触犯了国家法律规定,更没有意识到赌球的社会危害性。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网监大队大队长陆登介绍,网络赌博公司(“球庄”)一般都在境外,除境内庄家获得一小部分利润外,大量的赌资都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金融机构汇至境外。这样一来,网络赌球对国家的金融秩序带来严重影响,造成国内资金大量流失。据悉,欧洲杯期间全球博彩公司的赌球金额达到100亿欧元,其中超过60%的增量赌资来自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地区。另外,北大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调查显示:中国每年由于赌球而流到境外的赌资,相当于全国彩票一年发行总额的15倍,超过6000亿元,境外赌球网络就像“抽水机”,每年将上千亿的资金从中国内地抽走。

民警提醒:群众千万不要受骗陷身网络赌博这个无底的泥潭中,以上案例希望对正在参赌或有此心理的人员以示劝诫和警示。公安部门将会采取相应措施查禁网络赌球,并欢迎群众通过拨打110报警电话来举报有关赌球信息。(来源:生活新报吴念) (来源:中国经济网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